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上海市誠建成律師事務所與上海一鋼企業開發有限公司訴訟代理合同糾紛上訴案

2011-09-10 599

上海市誠建成律師事務所與上海一鋼企業開發有限公司訴訟代理合同糾紛上訴案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5)滬二中民四(商)終字第730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上海市誠建成律師事務所。
  法定代表人楊振裕,主任。
  委托代理人常海防,該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徐偉明,該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一鋼企業開發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吳建偉,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江其躍,法律顧問。
  委托代理人陳曉衛,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上海市誠建成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事務所”)、上訴人上海一鋼企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鋼公司”)因訴訟代理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2005)寶民二(商)初字第51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事務所委托代理人常海防、徐偉明,上訴人一鋼公司委托代理人江其躍、陳曉衛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一、2002年8月,寶鋼集團上海第一鋼鐵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鋼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二中院”)提起訴訟,被告為上海莉莉貿易公司清算小組(下文簡稱莉莉清算組)、汪儉,案號(2002)滬二中民四(商)初字第46號。寶鋼公司聘用律師常海防出庭代理訴訟,在該案訴訟中常海防律師代理申請財產保全,因莉莉清算組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一中院”)起訴的債務人上海閔行區物資公司處有債權,二中院通過一中院對兩被告的債權上海閔行區物資公司位于哈爾濱的某地塊進行了查封。2002年11月二中院判決莉莉清算組、汪儉共同支付該公司貨款6,142,140.86元、利息損失988,116.91元。判決生效后,寶鋼公司申請執行。執行因故未能順利進行。
  二、寶鋼公司將有關催收債權的事項委托給下屬公司一鋼公司操作,2004年7月28日事務所與一鋼公司簽訂了《代理執行協議》。協議約定:一鋼公司委托事務所辦理(2002)滬二中民四(商)初字第46號案件的執行事項,包括協助二中院執行和各方的協商(方案由一鋼公司同意);代理費按執行到帳金額的8%收取,未實現到帳不收費;協議生效后三個月內,事務所方就委托執行的事項開始實質性的啟動,并將執行過程及時向一鋼公司匯報,逾期實施,一鋼公司有權廢止協議。該協議書由陳海云、何培育代表一鋼公司簽名。協議簽訂后,事務所擬通過其他途徑查詢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未果。后一鋼公司委托事務所起草了一份關于寶鋼公司、被執行人、其他權利人等的協議書,擬將凍結的哈爾濱地塊財產進行處理以解決執行事宜,但因故未能簽署。
  三、對于本案所涉寶鋼公司的債權,陳海云、何培育與一鋼公司存在內部清欠承包協議,提成比例為執行到帳款的45%。一鋼公司支付的律師代理費8%從陳海云、何培育的提成款中支出。拍賣款到帳后,一鋼公司已經按內部協議向陳海云、何培育全額支付了提成款100余萬元。2005年2月7日事務所收到陳海云、何培育交付的2萬元。2005年2月18日二中院出具裁定書對(2002)滬二中民四(商)初字第46號案件的執行終結,裁定書反映2003年7月4日寶鋼公司申請延期執行,2005年1月28日寶鋼公司因拍賣款而申請恢復執行,并獲取3,065,209.62元,剩余債權不再追索,寶鋼公司申請終結執行。2005年2月28日,事務所向一鋼公司發函催討律師費。2005年3月9日,一鋼公司回函稱:有關代理協助執行合同履行之事宜,一鋼公司正向有關人員作調查,一俟事實查明,即作協調處理解決;一鋼公司已經有關情況向上級審計法務監察室作匯報,上級部門也正在調查處理,一鋼公司將征詢上級部門意見后與事務所磋商等。因催款未著,事務所訴至法院,要求判令一鋼公司支付剩余代理費225,216.76元。
  原審審理中,經事務所申請,原審向邵翠萍調查,邵翠萍陳述:在本案協議簽訂后,事務所律師與相關法院的法官進行了聯系并使原先執行中止得以恢復、與涉案地塊的其他權利人進行了溝通、查詢被執行人的其他財產線索、起草了六方的協議書(未生效)。一鋼公司認為證人應到庭作證,不認可是事務所的溝通使執行恢復的,對其他證明內容無異議。經一鋼公司申請,原審向哈爾濱市拍賣行去函調查。該行證明:2002年8月21日,拍賣行接受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委托對相關土地使用權、房產、設備進行公開拍賣,之后一直沒有競買人參加競買,其間拍賣行未與上海任何律師事務所律師有接觸,只有一鋼公司的陳海云咨詢過拍賣進展情況;2004年11月23日,拍賣行給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去函建議以450萬元起拍,經法院同意,拍賣行刊登拍賣公告,在2004年12月10日舉行了拍賣會,拍賣行將此事告知了陳海云,拍賣會時寶鋼公司營銷分公司的茅振鵬等3人參加了拍賣會。涉案地塊、房產、設備以450萬元成交。對拍賣行的證明的事實雙方予以認可,事務所認為最后的拍賣因一鋼公司封鎖消息故未能知道,一鋼公司認為協議已經解除故無須通知事務所。一鋼公司確認拍賣成交扣除有關費用后,取得執行款3,065,209.62元。
  原審認為:雙方簽訂的《代理執行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應認定有效。雙方均應基于誠信履行該協議。(2002)滬二中民四(商)初字第46號案件生效后,寶鋼公司作為債權人向法院申請執行,由于執行中遇到的障礙,在將近兩年后,雙方就民商事案件的執行達成了《代理執行協議》,表明一鋼公司在前期的執行中已經很難通過自身的努力取得執行款項。在沒有其它被執行的財產線索情況下,執行的最大希望在于哈爾濱該地塊的拍賣是否順利進行,取決于市場行情及競買人對地塊價值的認識,由誰來代理并非執行到位的實質因素,而一鋼公司之所以委托事務所代理執行,是基于對事務所的信任,希望事務所進行溝通、協調等工作,但這些工作并非是執行到帳的必然因素,只能是輔助性的工作,雙方應該基于通常的認識能夠預見到,所以在雙方協議中也約定“一鋼公司委托事務所代理協助二中院執行或者與本案有關各方自行協商解決”,事務所如果認真履行了“協助、協調”等工作,就應當認定事務所履行了合同約定的義務。一鋼公司清欠人員因內部協議也有追討欠款的責任和積極性,同樣事務所因與一鋼公司之間的協議也有履行協議的積極性。即使最后一次取得成功的拍賣因非事務所自身的原因未參加,也不能將執行到款完全歸功于一鋼公司的清欠人員,一鋼公司如果通知事務所派律師參加拍賣,顯然也能如愿。而且協議并未規定執行款項必須由事務所去取回。一鋼公司提出2004年11月3日時通知事務所解除代理協議,但根據一鋼公司提供的證據沒有雙方解除合同的書面依據,僅為清欠組的經辦人的證言,而本案勝訴與否與證人存在根本性的利害關系,故證人證言的證明力不足以認定合同已經解除,況且兩位證人是否有權代表一鋼公司向事務所提出解除合同也存在疑問,在2005年3月9日一鋼公司給事務所的回函中亦未提及協議解除問題,故一鋼公司認為雙方的合同在2004年11月3日解除不成立。由于在一鋼公司內部存在兩位證人與一鋼公司之間的內部清欠承包協議,同時又存在事務所與一鋼公司之間的風險代理合同,律師收取的費用均由兩證人的提成費中支出,如果律師的8%費用不支出,利益就歸于兩位證人,因此在獲取拍賣信息后,作為一鋼公司清欠人員的兩位證人就存在不希望事務所律師參與代理活動的動因,因此在完全可以按照雙方協議將拍賣信息通知事務所由事務所律師參與該拍賣的情況下,一鋼公司清欠人員并未這樣操作,基于此一鋼公司兩清欠人員獲取了100余萬元的提成款,其中包括按合同應支付事務所的8%的費用。從雙方的合同關系講一鋼公司工作人員的行為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事務所作為專業的法律服務機構,為他人提供法律服務的同時,以收取相應費用作為存在的必要條件,況且雙方簽訂的是風險代理合同,事務所可能會在付出勞動后毫無收獲,一鋼公司在獲取執行款后向內部人員全額支付提成費用100余萬而不考慮與事務所之間存在代理合同關系,明顯厚此薄彼。綜合事務所在簽訂代理協議后按協議積極履行了調查、協調、溝通工作以及起草過協議,因事務所非自身的因素未參與最后的拍賣,以及一鋼公司人員參與拍賣而從客觀上減少了事務所費用和精力的付出等因素,根據公平合理的原則,按到帳款的8%計算的代理費為245,216.76元,原審酌情扣除6萬元和事務所確認收到的2萬元,一鋼公司尚應支付事務所165,216.76元。至于該費用是否由一鋼公司向其清欠人員追回系一鋼公司內部關系,與本案無關。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條、第六條、第一百零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一、一鋼公司支付事務所風險代理費165,216.76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付清。二、對事務所的其余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受理費5,888元由事務所負擔1,569元、一鋼公司負擔4,319元。
  原審判決后,上訴人事務所提起上訴稱:1、上訴人未參加拍賣非上訴人自身因素造成且上訴人無過錯;2、雙方當事人是否參加拍賣與拍賣結果無關系,因為(1)哈爾濱拍賣地塊的直接債權人是閔行區物資公司和奉賢各方而非一鋼公司;(2)委托拍賣方是一中院而非二中院;(3)地塊拍賣價450萬元是競拍價,無二價;(4)一鋼公司到拍賣現場也只是旁聽,并無實際工作可做。綜上,上訴人認為運用自由心證,隨意扣除上訴人的勞動報酬,助長了一鋼公司違背誠實信用做法,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原審判決第二項,改判支持上訴人原審訴請。
  上訴人一鋼公司提起上訴稱:1、原審在事實認定方面遺漏重要事實,存在明顯的傾向性:其一、(2002)滬二中民四(商)初字第46號案件系由事務所常海防履行代理訴訟,上訴人已支付了2萬元代理費,前期的代理事項就此終結,不存在與后期簽訂的代理執行協議直接相關聯的關系;其二、雖然雙方簽訂代理執行協議,但事務所并未得到上訴人賦予的授權代理人資格,事務所也未向一、二中院簽發律師代理執行函,在一、二中院的執行卷中也未發現事務所參與協調的痕跡。2、事務所未根據代理執行協議的約定完成上訴人委托的事務。3、上訴人獲取的拍賣成果與事務所付出的所謂的協商、溝通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4、代理執行協議在2004年11月3日通過上訴人兩位清欠組工作人員向事務所提出了解除合同,而且事務所在原審庭審中對此也予以了認可。綜上,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原判第一項。
  針對上訴人事務所訴稱,一鋼公司辯稱如下:事務所應當經常和法官電話聯系或者就執行事項多次往返法院和法官就該案進行商討,尋找合適的競拍人完成委托拍賣事項,事務所所做的工作與拍賣結果必須有必然的聯系。
  針對上訴人一鋼公司訴稱,事務所辯稱如下:根據代理協議,不論事務所做了多少工作,如果執行不到,我方不收取任何費用,同樣如果我方不依據協議約定做任何工作,也不應獲得任何報酬;但是如果依據協議約定做了大量工作,而且執行也已到位,就應當收取應得的報酬。事務所所做工作與拍賣結果是有一定的聯系,但不是直接的聯系。
  本案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為:事務所是否完全履行了代理執行工作?事務所所作工作與執行結果有無必然的因果關系?代理執行協議是否在2004年11月3日解除?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查明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原審2005年6月21日庭審中,事務所對證人的證言發表的質證意見如下:陳海云和何培育不能作為證人,2人是一鋼公司的員工,有利害關系,一鋼公司發問和回答是自問自答,2人的證詞有矛盾,證詞不可信,陳海云陳述在2樓走廊里,而何培育陳述在辦公室里,他們無權向律師提出終止合同,他們2人先向事務所提出解除,而后和科長說的這事。
  本院認為:雙方簽訂的《代理執行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并未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確認合法有效。合同約定事務所的義務為協助法院執行或與本案有關各方自行協商解決,事務所作為具有法律專業知識的受托人,應當完全、適當以勤勉敬業的精神履行其合同義務。在執行案件中,申請執行人最終是否能夠執行到財產,這是申請執行人及其代理人是否能發現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代理人是否積極以法律知識協助法院和申請執行人、或代理人是否積極從事不涉及法律專業知識方面調查、協調工作、或查封的標的物的狀況是否能夠變現、如何變現等諸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也就是說事務所不論是法律專業知識還是非法律專業知識方面的代理工作對執行結果只能起到一定、間接的作用,而非必然、直接的作用。綜上,在風險代理協議中,事務所是否可以獲得報酬、獲得多少報酬,應根據協議的約定、申請執行的財產是否到位、以及事務所是否完全、適當履行其代理義務予以確定。
  本案中,事務所在接受代理后,雖在本院、一中院執行庭及拍賣行未發現事務所從事代理工作的有關書面材料,但從事了查詢被上訴人財產、向被執行人發催款函、起草地塊處理協議等代理工作,根據協議約定一鋼公司應支付事務所代理費,但因事務所在代理執行案件過程中以法律職業工作者的角度應該可以做的更多、更好,故根據事務所實際已經從事的代理工作,應酌情扣減其按約應得的報酬。一鋼公司關于事務所所作工作與執行結果無關,要求不支付事務所報酬的理由,因與協議約定不符,也不符合事務所代理工作與執行結果之間關系的客觀規律,本院不予采納。
  原審2005年6月21日庭審中,事務所已經先明確表示證人的證詞不可信,再陳述“他們2人先向事務所提出解除,而后和科長說的這事”,這是引用先前證人所作證言還是在否認證詞內容真實的前提下所作法律適用上的意見,還是確認證人的證詞的真實性,僅從記載的語言表述上并不清楚;從前后兩句語言的關聯上分析,事務所第一句話是否認證人所表述的事實,第二句話又確認證人所表述的事實,這可能性不大。因此,在無其它充分的證據證明一鋼公司明確向事務所提出解除合同的情形下,單憑上述庭審中的表述,本院難以認定一鋼公司已通知事務所解除了合同。
  綜上所述,原審法院根據事務所所作工作及其它因素的綜合考慮,酌情扣減事務所部分報酬并無不當,上訴人事務所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上訴人一鋼公司上訴請求,與合同約定及執行案件的客觀規律相悖,本院亦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888元,由上訴人上海市誠建成律師事務所負擔2,944元,由上訴人上海一鋼企業開發有限公司負擔2,944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馬昌駿 
代理審判員 黃文蔚 
代理審判員 楊哲明 
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書 記 員 趙 煒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如何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