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與上海浦欣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上海民森保潔有限公司、上海市自來水市北有限公司、上海市閘北區市政工程管理署、上海市閘北區民防工程管理所財產損害賠償糾紛一案

2011-09-10 555


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與上海浦欣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上海民森保潔有限公司、上海市自來水市北有限公司、上海市閘北區市政工程管理署、上海市閘北區民防工程管理所財產損害賠償糾紛一案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0)滬二中民二(民)終字第1068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甲,經理。
  委托代理人劉某。
  委托代理人唐敏杰,上海翁理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浦欣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某某,經理。
  委托代理人傅志祥,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民森保潔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袁甲,經理。
  委托代理人袁乙,該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市自來水市北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朱某某,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潘某某,該公司員工。
  委托代理人陸某,該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市閘北區市政工程管理署。
  負責人李乙,副署長。
  委托代理人王甲,該公司員工。
  委托代理人呂某某,該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市閘北區民防工程管理所。
  負責人王乙,所長。
  委托代理人孔令娣,上海凱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因財產損害賠償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2010)閘民三(民)初字第18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邦高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劉某、唐敏杰,被上訴人上海浦欣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浦欣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傅志祥,被上訴人上海民森保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民森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袁乙,被上訴人上海市自來水市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自來水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陸某,被上訴人上海市閘北區市政工程管理署(以下簡稱市政署)的委托代理人呂某某,被上訴人上海市閘北區民防工程管理所(以下簡稱民防所)的委托代理人孔令娣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08年1月1日,經邦高公司申請,民防所同意邦高公司使用民防所管理的上海市閘北區晉元路88弄某號地下室作為倉庫,使用面積495平方米,使用期自2008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使用費每月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2,000元,保證金3,000元,雙方還對其他有關事項作了約定。邦高公司在系爭場地堆放紙箱包裝的五金物品,使用期屆滿后,未向民防所續申請,民防所仍按月收取邦高公司的使用費,邦高公司使用系爭場地至今。2009年5月19日13時20分,浦欣公司、民森公司在清洗小區屋頂水箱時發生水閥失控,自來水溢出,浦欣公司向119報警及向自來水公司報求配合關閥,自來水公司接報后經過破路掏閥于當日15時25分將小區總水閥關閉。期間,屋頂水箱水流入系爭場地,使地下室積水約10厘米,造成邦高公司存放在系爭場地地面貨物的紙箱浸濕。同年5月22日起,邦高公司將受到浸水的紙箱內的貨物搬離系爭場地,堆放在小區工間房內。25日,邦高公司支付給工人搬運費1,050元。嗣后,邦高公司與浦欣公司交涉賠償事宜,未成。邦高公司遂訴至原審法院,要求判令浦欣公司、民森公司、自來水公司、市政署、民防所連帶賠償邦高公司直接和間接損失33萬元。
  原審法院認為,民事活動必須遵守法律,法律沒有規定的應當遵守國家政策。浦欣公司作為系爭場地所在小區的物業服務公司,應根據《物業管理條例》、《上海市住宅物業管理規定》的相關規定,對房屋及配套設施設備和相關場地進行維護、養護、維修及管理,避免因常規清洗屋頂水箱時發生水閥失靈的事故。邦高公司使用的系爭場地系民防工程,邦高公司申請使用系爭場地作為倉庫前,明知系爭場地無防火、防水設施,使用后也不制定相應的防護措施,致使發生進水時無法阻擋和處理。民防所將系爭場地交給邦高公司使用前簽訂的民防工程使用須知及補充說明中部分條款免除了民防所的責任,加重了邦高公司的責任,應屬無效條款。民森公司作為專業水箱清洗單位,對清洗水箱中可能發生的問題應有緊急預防措施,清洗水箱中未能預見故障的發生,排除故障不及時,造成自來水長時外溢,理應承擔相應的責任。自來水公司雖在浦欣公司報修的第一時間進行了出工處理,但因平時疏于轄區水閥的管理,不知路中水閥已被埋沒,以致尋測后再挖路關閥,客觀上延長了搶修的時間。市政署在修路時未盡謹慎注意義務,將地區自來水閥埋于路下,造成水閥無法正常開關。對此,本案雙方對系爭場所積水均有責任?,F邦高公司要求浦欣公司等連帶賠償直接和間接損失,但邦高公司在審理期間并未提供兩項損失的法定證據或約定證據。邦高公司在庭審中出示的照片及搬運清單系單方制作而成,其真實性浦欣公司等僅認可系爭場地浸水10厘米,底層紙箱受潮,清單中搬出的貨物系邦高公司單方的行為,與浦欣公司等均無涉。邦高公司既無貨物受損第一時間證據的固定又無相關證人、證言及接警的記錄進行印證,更無間接損失的證據出示。僅憑單方制作的照片及搬運清單要求確定損失的訴請,法院難以采信。邦高公司所述的紙箱內五金貨物的直接和間接損失,未提供相應證據予以證明,邦高公司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因邦高公司在系爭場地內確有貨物紙箱浸水的事實,浦欣公司等也已確認,邦高公司事后實施了紙箱及貨物的搬運、整理,發生的相應費用,根據過錯責任原則,雙方均應予承擔。
  原審法院據此判決:一、上海浦欣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上海民森保潔有限公司、上海市自來水市北有限公司、上海市閘北區市政工程管理署、上海市閘北區民防工程管理所應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搬運費875元;二、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原審法院判決后,邦高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要求撤銷原判,依法改判支持其原審訴請。理由:1、系爭場地沒有水源,也沒有設置防水設施,當時浸水深度有20厘米左右,只能用水泵抽出,其在搶救浸水五金貨物的過程中,浦欣公司曾指派工作人員董某某進行清點及簽字確認,并為其提供了由浦欣公司控制的工間房存放受損貨物,此節可由李丙(該公司員工)、黃某某(曾為該公司員工)證明,故浦欣公司已經確認了邦高公司的財產損失,浦欣公司對此雖予否認,但亦無證據證明;2、就其所受33萬元損失中的直接損失21萬余元,其曾提供了兩份損失清單,一份系其制作,由浦欣公司工作人員董某某簽名,另一份標注五金價格的清單確由其單方制作,曾交給浦欣公司要求賠償但未得到回復,其余損失為間接損失包括人工費、房租、延誤交貨的違約金等,對此無證據提供;3、受潮貨物仍堆放在工間房,已經生銹,邦高公司要求就存放于工間房內因浸水受損貨物的財產價值進行鑒定,各被上訴人對此次侵權事故的發生均有過錯,應承擔相應責任。
  被上訴人浦欣公司辯稱,原審判決合理,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理由:小區保潔工作由董某某承包,可由承包協議證明,董某某并非浦欣公司工作人員。浸水后,邦高公司自行與董某某協商將貨物搬到后者保管鑰匙的工間房內,浦欣公司并未要求董某某清點貨物,也不認可邦高公司的損失清單;經現場查看,貨物有紙箱包裝,里面還有塑料袋密封,到現在仍是完好無損的,邦高公司直至訴訟一年多時間再也未去查看這些貨物。該公司要求賠償缺乏依據。
  被上訴人民森公司、自來水公司、市政署、民防所辯稱,堅持原審意見,損失并不應發生,其已盡到責任,要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二審中,董某某陳述,其與浦欣公司簽訂承包協議,負責小區保潔和非機動車管理。發生溢水后,邦高公司找其叫上工人幫忙把貨物搬出來。之所以放在工間房是因為怕放在外面淋雨,工間房的鑰匙由其保管,擔心萬一貨物缺少講不清,故在貨物清點單上簽字。清點貨物時浦欣公司不在場,沒對此發表過意見,其并非代表浦欣公司簽字。貨物放入工間房后,直到現在邦高公司也沒有進去過。邦高公司對此認為,當時找堆放貨物的地方是董某某、浦欣公司和邦高公司一起去的,清單也是浦欣公司讓董某某簽字的,其他無異議。浦欣公司表示,董某某所述屬實。民森公司、自來水公司、市政署和民防所表示,董某某的陳述只是提到了貨物搬運情況,董某某也不清楚簽字的意義,搬運的貨物也不是實際損失,與這些單位無關。
  二審中,浦欣公司、民森公司、自來水公司、市政署、民防所表示自愿在原審的基礎上另行補償邦高公司共計4,325元(其中浦欣公司1,625元,民森公司300元,自來水公司、市政署、民防所各800元)。
  本院認為,邦高公司明知系爭場地無防水設施仍租賃使用,其后亦未設置相應防水、排水設施。在發生自來水溢出事故后,邦高公司雖于數日后將貨物逐步搬離系爭場地,堆放在小區工間房內,但并未采取其他任何干燥措施(例如拆封、擦干、晾干等)以避免損失擴大,且在之后的一年多時間里未再加以理會,對產生的后果存在過錯。邦高公司主張的33萬元損失,其中間接損失無任何證據可予證實,直接損失除單方制作的標注價格的清單和照片外,僅有董某某簽字的貨物清單為證。但董某某明確其系出于保管的目的,而非為確認損失而簽名,更非代表浦欣公司確認損失范圍。同時,該批貨物堆放在工間房已逾一年,結合前述邦高公司自身的過錯以及鑒定的成本等,本院對邦高公司的鑒定申請難以準許。原審法院綜合浦欣公司等在本次水閥失靈發生溢水事故中的行為以及與發生后果之間的原因,判決由浦欣公司等給付邦高公司搬運費并無不妥?,F浦欣公司等自愿對邦高公司再行補償,于法不悖,可予準許。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2010)閘民三(民)初字第183號民事判決;
  二、上海浦欣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上海民森保潔有限公司、上海市自來水市北有限公司、上海市閘北區市政工程管理署、上海市閘北區民防工程管理所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各給付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人民幣1,625元、300元、800元、800元、800元。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6,250元,由上訴人上海邦高家俱五金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張曉頻
代理審判員  李 媛
代理審判員  徐 江


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宋 睿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如何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