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與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國際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

2012-05-22 502

俞建國+電話-短.jpg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1)黃民二(商)初字第S256號

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 。


委托代理人:俞建國律師、杜云霞律師(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


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某 HK LIMITED) 。


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與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國際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由原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26日受理后,原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因“撤二建一”被撤銷,2011年10月11日起由新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繼續審理。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分別于2011年9月5日、2011年12月15日、2012年2月20日、2012年3月1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 ,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 分別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訴稱,被告在上海設立上海代表處,亦是原告的長期客戶,2010年2月4日被告委托原告將貨物運至比利時港口,貨物重量是4,427公斤,運費為21,470.95美元。原告按照約定將貨物運至目的港比利時國,并墊付了目的港關稅、增值稅人民幣246,660.80元和服務費人民幣13,290.20元。原告已履行了合同義務,但被告認為貨物與案外人發生爭議,要求原告向比利時某公司(某 CVBA)(以下簡稱比利時公司)和被告開票,而比利時公司是收貨人,故原告認為,應由托運人承擔費用。故原告訴至法院,請求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運輸費人民幣140,295.50元和墊付稅費人民幣246,660.80元及墊付目的港服務費人民幣13,290.20元,共計人民幣400,246.50元;2、被告支付原告應付費用的利息損失人民幣22,256.60元(從2010年4月1日起計算,按同期一年期人民銀行貸款利率計算);3、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辯稱,被告不是貨物運輸合同的當事人,不是托運人,也不是收貨人,與原告無任何關系。是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與原告洽談的業務,其代表的是比利時公司,且托運單與地址均載明托運人和收貨人是比利時公司,原告的主張無任何依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原告為支持其訴訟請求,提供以下證據:一、被告向原告確定航班并訂單電子郵件(2010.1.30);二、原告GEREMY向被告報價的電子郵件(2010.2.4);三、原告和被告就委托運輸來往詢價的電子郵件五份(2010.1.29-2.4);四、原、被告就委托運輸事宜協商電子郵件九份;五、貨運單;六、被告發給原告的電子郵件(2010.3.24);七、名片及代表處工商信息;八、收貨憑證;九、產地證;十、核對確認函及目的港稅單發票;十一、銀行匯單和付款憑證;十二、被告給原告的電子郵件八份;十三、目的港服務費發票;十四、司法鑒定意見書(009號);十五、鑒定意見書(012號);十六、原、被告就委托貨物承運的來往信函鑒定書及翻譯件;十七、某香港有限公司委托原告貨物13批的空運單、稅金、目的港、報關費用統計匯總。


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提交了以下證據:涉案業務之前比利時公司與原告業務往來付款的憑證,但未經過公證手續,也未提交翻譯件。本院認為,由于這部分證據均未提交翻譯件及相關公證手續,故對其真實性本院不予采信。


審理中,本院依法傳喚證人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某)出庭作證。某證言的主要內容是:其是被告設立的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香港某有限公司是比利時公司在中國的供應商,負責驗貨,貨物和物流的發票都是開給比利時公司,比利時公司和香港某有限公司是兩家獨立的公司,香港某有限公司受比利時公司的委托和原告洽談貨物運輸事宜,洽談過程中其代表的是比利時公司,所有的運費除了12,500歐元和10,000美元的兩筆是通過被告支付之外,其他都是通過比利時公司支付的。比利時公司已于2011年10月破產。證人并強調其雖是被告設立的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卻是受比利時公司的委托與原告發生業務,其與比利時公司無書面委托合同,但曾口頭告知原告委托關系。


經庭審質證,原告否認知道被告與比利時公司之間的委托關系,表示不知曉被告上海代表處是以比利時公司的名義與其發生業務洽談的;而被告則否認其是貨物運輸的托運人,并提出郵件中電子郵箱地址雖是被告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但并不代表被告,首席代表是以比利時公司的名義與原告發生業務,且貨運單和產地證上的托運人及收貨人系比利時公司,故該運輸合同發生的費用應由比利時公司承擔。


本院認為,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雖當庭陳述了自己的觀點,但其已將委托關系告知原告的陳述遭原告否認,其未出示書面委托合同,又未進一步舉證證明,故對證人證言的證明力不予采納。


經審理,查明以下事實:2010年1月29日,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與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通過該首席代表的電子郵箱發生郵件往來,確認由原告將貨物運至比利時港口,收貨人為比利時公司,約定貨物重量為4,427公斤,單價為每公斤4.85美元,運輸費為人民幣140,295.50元。嗣后,原告履行了貨物運輸義務,按約定將貨物運至比利時港口,并墊付了稅費、服務費總計人民幣259,951元。嗣后,因被告拒絕支付上述費用,故原告訴至法院。


本院認為,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的工商注冊地址在上海市黃浦區某路*號*大廈11層1133室,在我國境內,故應適用我國法律。


本案爭議焦點系貨物運輸合同的相對方為香港某有限公司還是比利時公司。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的首席代表出庭作證,稱被告與比利時公司是關聯公司,香港某有限公司是比利時公司在亞洲的代理,香港某有限公司為比利時公司提供服務,其是代表比利時公司與原告洽談合同,并表示原告是明知的;但庭審中原告予以否認,被告未能提供其與比利時公司之間的書面委托協議,亦未能向法庭進一步舉證其已告知原告這一事實的證據。鑒于被告從未向原告披露其是受比利時公司委托洽談合同的事實,故而本院依法對被告抗辯其是受比利時公司委托的主張,不予采信。由于被告向原告出示的名片中的身份為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且與原告業務往來的郵件中表露的身份亦是香港某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因此,本院依法認定系爭貨物運輸合同的托運人為被告。至于,被告認為貨運單及產地證上托運人及收貨人均載明為比利時公司,能印證運輸合同托運人為比利時公司的主張,在貨物運輸交易習慣中,確實存在運輸合同中的承運方受托運人的指令將收貨人及托運人寫為第三方的現象,然而這一交易習慣并不能影響運輸合同中托運人承擔運費的責任。綜上,本院認定系爭貨物運輸合同的相對方為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由于原告已經履行了合同約定的義務,被告應承擔相應的付款責任,因此原告請求被告支付原告運輸費人民幣140,295.50元和墊付稅費人民幣246,660.80元及墊付目的港服務費人民幣13,290.20元,共計人民幣400,246.50元的訴訟請求,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關于經濟損失的賠償問題,慮及被告未及時支付相關費用,造成原告的損失理應賠償,賠償金額可參照同期中國人民銀行貸款利率予以計算。據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二百九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某 HK LIMITED)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運輸費人民幣140,295.50元、稅費人民幣246,660.80元及目的港服務費人民幣13,290.20元,共計人民幣400,246.50元;


二、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某 HK LIMITED)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利息損失(以人民幣400,246.50為本金,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自2010年4月1日起計算至判決生效日止)。


如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某 HK LIMITED)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7,303.70元(原告已預繳),由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某 HK LIMITED)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原告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上海)有限公司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被告香港某有限公司(某 HK LIMITED)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黃  婕


審  判  員           竺偉康


人民陪審員        周鴻英


二〇一二年五月十七日


書  記  員         周晶晶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如何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