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儲戶銀行卡被盜刷 銀行需要賠償損失嗎

                  2018-09-20 703

                  徐紅英+電話1.jpg

                         

                         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徐紅英代理的儲戶起訴銀行的《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案件,案件爭議焦點:1、儲戶的資金損失是否屬于偽卡交易?2、發卡銀行是否應當承擔儲戶資金損失的責任?鑒于目前該案無統一的參照依據,全國各地法院存在同案不同判的現象。徐律師的代理意見認為:“銀行未能盡到確保儲戶借記卡內數據信息不被非法竊取并使用的安全保障義務,銀行制發及交易系統存在技術瑕疵甚至是缺陷,作為擁有絕對經濟優勢、技術優勢的銀行,技術上的局限或不足不能成為被告推卸或 減輕自身責任的正當理由。”徐紅英律師的相關代理意見被一審法院、上訴法院采納并獲支持。




                  何XX與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儲蓄存款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

                  (2016)滬0106民初16201號


                         原告:何XX,男,1992年7月20日出生,漢族。

                         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紅英,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住所地上海市靜安區。

                         代表人:XX,該支行行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孟祥金,上海市國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第三人:貴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貴州省貴陽市中華北路XXX號。

                         法定代表人:陳XX,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孫X,女。

                         委托訴訟代理人:趙X,女。

                         原告何XX訴被告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儲蓄存款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1日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審理,并于2016年10月9日依法追加貴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為第三人參加訴訟。2016年11月2日,本案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告何XX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紅英、被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孟祥金、第三人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孫昊與趙夢到庭參加訴訟。其后,本案依法轉為普通程序并組成合議庭。2017年4月11日,本案第二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何XX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紅英、被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孟祥金到庭參加訴訟,第三人因路途遙遠申請提交書面材料,本院依法缺席審理。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賠償原告損失36,040元(人民幣,下同);2.判令被告償付原告為本案支出的律師費….元。

                         事實和理由:原告于2015年3月4日在被告處申領一張卡號為XXXXXXXXXXXXXXXXXXX的借記卡。

                         2016年3月27日22時31分,原告在上班時收到銀行卡短信通知發生交易19,725元,原告隨即撥打建行95533掛失,掛失過程中的22時31分,該卡再次發生交易16,315元。

                  原告隨后掛斷電話撥打110查詢轄區派出所并接著撥打了轄區派出所電話,被告知次日去報案。次日即3月28日上午,原告持身份證及涉案借記卡至被告處查詢、核對卡片信息,被告向原告出具了相應憑據,原告隨后去了派出所,因排隊人多,且原告著急上班,遂離開后于當天下午至轄區派出所報案。其后,因被告不愿承擔原告的損失,原告為此訴至法院。

                         被告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請。

                         即便原告當時人在上海,也不排除原告泄露其銀行卡驗證碼或將銀行卡交給他人在異地使用的可能性,請求將本案移送公安部門處理;原告無法證明被告存在泄露銀行卡密碼的情況,被告不存在過錯,不需承擔責任;原告訴請的律師費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第三人述稱:本案與第三人無直接利害關系。

                         第三人僅是涉案交易中的收單機構,根據發卡行提供的銀行卡磁道信息及密碼進行了驗證,發卡行對此交易返回驗證為有效,第三人嚴格履行了銀行及銀聯機構的操作手續,符合交易規則,沒有過錯。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

                         原告為證明其主張依法提交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1.本案所涉借記卡復印件及被告出具的涉案借記卡的《查詢卡和賬戶狀態》表格,旨在證明原、被告之間的儲蓄合同關系;

                         2.原告收到的銀行通知短信截圖、兩筆涉案交易對應的《便民支付E賬通電子憑證》2份、IP地址網上查詢信息截屏、《便民支付E賬通電子憑證》記載的注冊人手機號XXXXXXXXXXX的歸屬地查詢信息、原告工作場所的監控視頻光盤與截屏照片,旨在證明涉案交易發生時原告人在上海,但涉案交易發生于異地且支付類型是憑卡交易,原告在收到支付短信后及時電話掛失防止損失擴大;

                         3.原告使用手機號2016年3月1日至31日的移動通話清單,旨在證明涉案交易發生時原告人在上海,現已提供全部通話信息證明原告不存在過錯;

                         4.被告出具的涉案借記卡的交易明細清單,旨在證明原告的第一項訴請依據,并證明涉案交易發生次日原告即持銀行卡及身份證至被告處查詢了2016年3月25日至28日的交易明細,涉案銀行卡未脫離原告控制;

                         5.《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報回執單》,旨在證明涉案交易發生次日下午原告到所在轄區派出所進行報案;

                         6.聘請律師合同及律師費發票,旨在證明原告第2項訴請的依據。

                         被告為證明其抗辯意見依法提交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1.《銀行卡客戶交易查詢/打印》,旨在證明涉案銀行卡在2016年1月1日至6月6日的交易明細;

                         2.《中國建設銀行客戶咨詢疑難問題記錄單》及原告撥打95533的通話錄音與文字整理稿,旨在證明原告曾在涉案交易發生后向95533電話掛失,95533及時做了掛失處理,被告已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原告則陳述在涉案交易發生前曾接到4000開頭的電話并報給他人驗證碼;

                         第三人提交證據材料如下:由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出具的《交易查詢回復》、涉案交易的交易明細,旨在證明《交易查詢回復》載明:“經查詢,卡號為XXXXXXXXXXXXXXXXXXX的銀行卡在2016年3月27日發生了兩筆有卡自助交易,……按中國銀聯業務規范,兩筆交易由銀聯轉發到發卡銀行,由發卡銀行對銀行卡磁道信息及銀行卡密碼進行有效性驗證,就該兩筆交易,發卡行均已返回驗證有效且已承兌”,涉案交易為有磁有密的卡卡轉賬交易,無需驗證碼,E賬通交易方式為,客戶下載手機APP,手機連接刷卡器后進行刷卡,實現卡卡交易,因手機和刷卡器均可隨身攜帶,故無法確認交易實際發生地點。

                         綜合分析原、被告雙方的訴、辯意見及相關證據,結合當事人在庭審中的舉證與質證意見,本院認定法律事實如下:

                         原告曾在被告處申領一張卡號為XXXXXXXXXXXXXXXXXXX的借記卡(龍卡通儲蓄卡)。

                         根據被告出具的涉案銀行卡《賬戶交易明細》記載:2016年3月27日,該卡“跨行還款”19,725元及16,315元,“商戶/網點號及其名稱”為“XXXXXXXXXXXXXXX便民支付E賬通”。

                         涉案借記卡對應的《便民支付E賬通電子憑證》記載“……支付類型:有卡……收單機構名稱:貴陽銀行……交易IP地址:117.136.79.158……注冊用戶姓名:李文濤,注冊手機號:XXXXXXXXXXX,實人認證身份證號:XXXXXXXXXXXXXXXXXX……提供服務內容:通過手機客戶端為用戶提供便民支付服務”。

                         2016年3月27日,原告收到建設銀行系統短信三條,分別記載:“您尾號7266的儲蓄卡賬戶3月27日22時31分跨行還款支出人民幣19,725.00元,……”;“您尾號7266的儲蓄卡賬戶3月27日22時35分跨行還款支出人民幣16,315.00元,……”;“尊敬的客戶:請卡主五天內攜帶本人有效身份證件原件至上海就近建行辦理掛失后續處理。

                         如需解掛,持卡人可以攜帶本人有效身份證件及掛失賬戶至柜臺申請解除掛失。

                         銀行卡掛失補卡后卡號變更,請及時更改有關業務對應卡號”。

                         根據被告提供的原告撥打95533電話錄音內容,原告曾表示“我要掛失一張卡……因為我現在不知道怎么那個卡上的錢一直轉出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我選擇暫時掛失……那個72266那張卡不知道怎么回事轉出兩筆錢,那兩筆不是我自己本身轉出的,那兩筆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吧”,銀行客服回復“我看了一下您這個賬戶剛才有做過電話密碼的一個驗證,驗證進來的……您有沒有把個人信息給過他人之類的……”,原告回復“沒有的”,銀行客服告知“兩筆款項顯示是便民支付E賬戶,是E賬通,您這個有綁定過嗎”,原告回復“E賬通?沒有,沒有聽說過……你能不能幫我把剛才轉出去那筆賬先凍結呢”,銀行客服回復“銀付已經付到對方那邊了……具體是什么信息我們這邊要幫您去核實之后才能夠知道的……如果是詐騙信息您要撥打110報案……有沒有點過什么不明網址或把自己個人信息告訴過他人或是買過什么保險或理財產品”,原告回復“沒有。

                         但是一直發那個驗證碼信息,反正很多網點多發驗證信息,然后有一個發了一個語音驗證碼過來我接了,然后就是之后就是扣了這兩筆錢,我也沒有接到任何電話……沒有(點擊確認或按過什么鍵),我就接聽了”。

                         2016年3月28日上午,原告持涉案銀行卡及身份證至被告處了解該卡交易明細,被告出具了相應清單。

                         下午,原告至原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大寧路派出所報案。

                         其后,原、被告雙方就卡內36,040元資金變動的責任承擔問題協商未果,致涉訟。

                         以上事實有原告提交的證據材料1、2、4、5、被告提交的證據材料1、2及庭審筆錄為證。

                         本院認為,根據原、被告的訴辯意見,雙方就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涉案銀行卡內36,040元資金變動可否認定為偽卡交易?被告作為系爭借記卡的發卡行,應否承擔該資金變動的責任?

                  首先,原告因申領銀行卡與被告建立的儲蓄存款合同法律關系依法成立,合法有效,原告在收到被告設計制作的銀行卡后應妥善保管并使用銀行卡及密碼,被告則應按約支付存款本息并保障銀行卡交易的安全。

                  被告在審理中否認原告關于盜刷事實的主張及原告提交的在滬證據,卻未提交反駁證據證明涉案交易由原告進行或由原告授權他人進行;相較而言,原告在涉案交易發生后及時進行電話掛失并撥打110報警,后于次日上午攜卡至被告處查詢交易流水,再于下午及時至派出所報案并出示了涉訟借記卡,說明涉訟借記卡由其保管使用,其作為儲戶已盡到了基本的謹慎注意和及時通知義務;根據掛失電話錄音內容,并無明確依據證明原告存在泄露密碼等信息的過錯,被告的此節抗辯缺乏事實依據;此外,本案并無證據表明《便民支付E賬通電子憑證》記載的注冊用戶與原告存在關聯;據此,本院根據民事證據的高度蓋然性標準,認定上述36,040元資金變動系由他人使用偽造的銀行卡所造成。

                         其次,被告作為銀行應當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該安全保障義務應包括為儲戶借記卡內信息保密、提供安全的交易技術、設備和環境等內容。

                  本案所涉偽卡交易成功進行表明被告未能盡到確保儲戶借記卡內數據信息不被非法竊取并使用的安全保障義務,亦表明相關借記卡的制發及交易系統存在技術瑕疵甚至是缺陷,作為擁有絕對經濟優勢、技術優勢的銀行,技術上的局限或不足不能成為被告推卸或減輕自身責任的正當理由。

                         據此,被告作為儲蓄合同一方當事人未能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理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再次,在偽卡交易中,若持卡人存在未妥善保管銀行卡及密碼過錯的,則開戶行在持卡人過錯范圍內免除責任,值得注意的是,持卡人存有上述過錯的舉證責任應由開戶行承擔。

                         雖然被告辯稱存在原告泄露密碼或授權他人使用的可能性,但并無相關依據加以佐證,僅憑錄音內容推斷原告泄露密碼、存在用卡過失,顯然缺乏依據,被告理應對此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

                         加之,現實中屢有發生在未接觸持卡人時即利用技術手段或其他途徑獲取銀行卡信息和密碼的情形,故本院難以采信被告關于原告存在借記卡及密碼保管疏漏的抗辯意見。

                         至于被告關于本案應移交刑事偵查部門的抗辯意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銀行儲蓄卡密碼被泄露導致存款被他人騙取引起的儲蓄合同糾紛應否作為民事案件受理問題的批復》,“因銀行儲蓄卡密碼被泄露,他人偽造銀行儲蓄卡騙取存款人銀行存款,存款人依其與銀行訂立的儲蓄合同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即原告雖然已就盜刷之事向公安機關報案,不影響其依據原、被告之間的儲蓄合同關系提起民事訴訟并要求被告承擔民事上的違約責任,被告在承擔民事違約賠償責任后可再行向持偽卡盜刷人員進行追償。

                         故本案不需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關于原告訴請的律師費,因缺乏合同依據及法律依據,本院對原告此項訴請難以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  第一百零七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六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的解釋》第九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何XX賠償36,040元;

                         二、駁回原告何XX的其他訴訟請求。

                         被告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  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費為796元(原告何XX已預繳),由被告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負擔701元,并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余款95元由原告XXX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陳 慰 蘋

                  人民陪審員      丁 劍 英

                  人民陪審員      何     俊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八日

                  書  記  員         徐    濤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六十條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第一百零七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

                  第六條商業銀行應當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

                  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九十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




                  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與何XX儲蓄存款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2018)滬02民終2172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營業地上海市靜安區。

                         負責人:XXX,該支行行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孟祥金,上海市國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何XX,男,1992年7月20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

                         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紅英,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貴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貴州省貴陽市。

                         法定代表人:陳XX,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孫X。

                         上訴人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以下簡稱建行XXX支行)因與被上訴人何XX、原審第三人貴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陽銀行)儲蓄存款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2016)滬0106民初1620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8年3月1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建行XXX支行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何海濱的訴訟請求。

                         事實與理由:本案系爭兩筆交易是通過下載手機客戶端完成的,鑒于手機的流動性,不排除何XX自行在上海市安裝客戶端、進行了系爭交易的情形。

                         何XX并未提供證據證明銀行存在泄露其銀行卡密碼或驗證碼的事實,也未能證實銀行交易系統存在技術瑕疵甚至缺陷的事實。

                          而密碼的設定及保管是客戶自身義務,不排除何XX自行泄露其密碼的可能性。

                         故本案損失不應由建行XXX支行承擔。

                         何XX辯稱,其與貴陽銀行提供的證據足以證明,系爭交易是在異地完成的,而其也已證明了事發時身處上海,充分說明了存在偽卡交易。

                         建行XXX支行主觀推測是何XX自行完成的系爭交易,并無證據可供證實,故不同意建行XXX支行的上訴請求。

                         貴陽銀行書面述稱,其在系爭交易中已履行應盡義務,不存在任何過錯,且與本案上訴無直接利害關系。

                         何XX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建行XXX支行賠償其損失36,040元及律師費XXX元。

                         鑒于案件爭議明確,且一審判決書已送達雙方當事人,故對于一審判決書中“法院查明”及“法院認為”部分,本院不再重復表述。

                         一審法院判決:一、建行XXX支行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何XX賠償36,040元;二、駁回何海濱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五十三條  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796元,由建行XX路支行負擔701元,何海濱負擔95元。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的證據。

                         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銀行對儲戶存款具有安全保障義務,且作為銀行卡的發行者以及操作平臺的提供與管理者,占據優勢地位,理應承擔識別銀行卡及其交易真實性的義務。

                         本案系爭銀行卡在異地被盜刷,何XX及時采取了掛失、查詢及報警等措施,履行了謹慎注意和及時通知的義務。

                         建行XXX支行所稱系爭交易可能在上海操作、何XX可能自行泄露了密碼等情形,均無證據可供證實,難以證明何海濱存在過錯,本院對此不予采信。

                         系爭銀行卡在異地被盜刷的事實,表明銀行卡操作管理系統存在一定的瑕疵及風險,作為專業銀行,建行XXX支行未盡交易安全保障義務,理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綜上所述,建行延長路支行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  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796元,由上訴人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XXX支行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顧 繼 紅

                  審   判   員          陶  靜

                  代理審判員         郭  峰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

                  書記員范           慶  韻


                  附:相關法律條文

                  附:相關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七十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經過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以判決、裁定方式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如何网上赚钱